31℃ 66%

為吃飯、也為爭勝,菲律賓桌球手從破舊的桌球室到成為世界冠軍之路…

頂尖的體育運動競賽現在已全面趨向職業化,而某個地方會否產生大量職業運動員,除了要看某種運動在當地是否盛行外,也往往要看經濟:巴西是全球出產最多職業足球員的國家,輸出至世界各地;美國的籃球明星很多都來自城市中的貧民窟。對不少貧民來說,成為職業運動員是他們脫貧、過豐足生活的最佳途徑。在菲律賓,情況也類似,可供他們選擇的運動是美式桌球(pool)。

菲律賓人打美式桌球確實成績斐然,是目前唯一在世界美式桌球總會排名榜上,男女球手均能高踞前五位的國家。因此,在菲律賓數以千計的小鎮中,有大量骯髒而殘破的桌球室,無數菲律賓人就嘗試在裡面找尋擺脫貧窮的途徑。當地桌球壇的競爭自然非常激烈,一位出生於美國、長駐菲律賓的記者Ted Lerner指出:「你只要打失一球,就可能沒飯吃。」

這批球手的偶像和典範很可能是現年已六十五歲的「魔術師」Efren Reyes。他曾奪得「8號球」和「9號球」(美式桌球最流行的兩種比賽形式)的世界冠軍,更獲推崇為歷來最偉大的桌球大師之一。他成長於貧窮家庭,在九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八,八歲起就拾起球桿,未幾離開家鄉,到馬尼拉跟經營桌球室的叔叔同住。他憶述:「我看見叔叔打桌球贏到錢,覺得自己也可以這樣謀生。」

菲律賓著名球手Efren Reyes。
菲律賓著名球手Efren Reyes。

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了美國,以賭賽和設局(先假裝球技差勁落敗,騙到對手加重賭注後方才勝出)嶄露頭角,更成為那個時代桌球界所謂「菲律賓侵略」的重要一員。菲律賓大學的體育心理學家兼教授Marissa Guinto表示:「他們稱菲律賓為美式桌球之都。即使是美國球手,跟菲律賓球手對賽也覺得很吃力。」

美式桌球在菲律賓得以盛行,可追溯至上世紀初葉,當時美軍駐紮於菲律賓,以打桌球消遣。菲律賓人耳濡目染,愛上這項運動,而賭賽也因而出現,成為很多球手的謀生之途。

目前世界排名第四、三十六歲的Carlo Biado憶述:「我們沒錢吃飯,出道時我打賭注只是20披索(0.39美元)的比賽,終於可以靠桌球謀生。」他後來更成為2017年的「9號球」世界冠軍。

隨著多名菲律賓球手在國際桌球壇大放異彩,令大眾對原本是「窮人遊戲」的桌球改觀,也有助造就出新一代的世界冠軍,如Biado和Rubilen Amit。後者是從電視看桌球長大的一代,目前成為世界排名第三的女球手。

Reyes其中一個歷史性的時刻,是在1999年贏取了「9號球」世界冠軍,該場賽事在菲律賓全國直播。Guinto指出:「那場比賽真的改變了菲律賓人的意識,認同桌球是正規的運動,很多國人因而受到吸引。」

以現年三十八歲的Amit為例,她本來幫助家族做貨運生意,但後來生意不景,她就投身當職業桌球手。她說:「我最初喜愛的運動是籃球,但是我不夠高,於是鑽研桌球。打桌球幫助了我們一家的生計,我很幸運,在2009年贏取了世界冠軍,獲得理想收入,一家人得以翻身。」

貧困環境不單孕育了球手的爭勝決心,國內桌球枱大多數殘破而不標準竟然也是好事。教授兼體育專欄作家Severino Sarmenta認為:「貧民區的球手不會挑剔球桌的桌面狀況是否理想,習慣了凹凸不平的桌面,反而可以成為更出色的球手。」

由於美式桌球是菲律賓的體育強項,在2019年11月中舉行的第三十屆東南亞運動會,菲律賓作為主辦國,就設立了十項桌球賽事,其中六項為美式桌球,期望贏得其中大部分金牌。

最受這項安排影響而感到不滿的,是東南亞的英式桌球強國泰國。該國球手最為擅長的snooker項目,在東南亞運動會中只設有男子單打和雙打兩項賽事,曾奪得六個紅球snooker女子世界冠軍的Siriphaporn Nuanthakhamjan無用武之地,只好改為參加美式桌球賽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