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℃ 63%

「放閃父母」(Sharenting) 現象:父母過度在社群媒體分享孩子的生活或照片,後果難料⋯⋯

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大衞(David Devore Jr)今年18歲,跟一般年輕人無異,他喜歡將自己的生活照片上載到社交媒體。在他的頁面,可以看到他在中學畢業派對時、獲大學取錄的信件和最喜愛的美式足球隊等相片。不過,他早在7歲時已經是網紅,而有關他的一段影片,至今更是有1,400萬的點擊。

2009年,大衞剛到牙醫診所脫牙,在返家途中談到感受。他的爸爸拍下了當時的情景,將這段影片上載至影片分享網站「YouTube」。這段名為「David After Dentist」的短片立即爆紅,數天內吸引了400萬人次點擊,他也因而獲邀出席一些清談節目。其父也從YouTube 賺到不少錢,足夠支付大衞將來的大學學費。

然而事後,曾有記者表示應該報警,揚言要控告他的父親。到底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反應?

不少初為人父母的,都喜歡將子女的照片放上社交媒體,跟朋友及公眾分享,從而得到別人點「讚」和留言。然而有一種說法是,這往後對子女本身、親子關係和父母都會產生不良影響。

有關大衞的短片,有過千萬的點擊
有關大衞的短片,有過千萬的點擊

原因是父母的這種行為往往會讓他們變成「放閃父母」(sharenting,由share和parenting兩個詞組成),指他們過度在社群媒體分享孩子的生活或照片。這個詞2016年更被柯林斯詞典(Collins Dictionary)選為年度十大熱門潮語,並已加入詞典中。

英國年前一項調查顯示,英國小孩在五歲前,其父母已平均將1,500張他們的相片上載到社交媒體,其中三分之一的父母從未想過要徵求子女的同意。

想當然耳,為人子女的,未必喜歡自己的兒時照片被上載到網絡。去年,微軟曾對25個國家的12,500位青少年進行了一次調查,結果發現,有42%的受訪者對父母在網上發放他們的照片感到「煩惱」(distressed),更有11%的受訪者覺得這對他們的生活「造成很大問題」。

今年初,一位在網絡紅人(influencer)的兒子發文表示:「網絡上有太多我的照片,當我求職、約會等, 別人都可以輕易找到我的名字。」他正準備停止在網絡上發布他的照片,例如穿著「我不同意被拍照和將之作商業用途」的衞衣拍照上載到網絡。

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法律系教授史黛西•史坦伯格(Stacey Steinberg)提醒父母,他們必須領悟自己有雙重角色:既是小孩隱私的守護者,同時也是洩密者。

她舉例說:「當一張照片上載到網絡,它就永遠存在那裏。我曾搜尋了一個圓滾滾、赤身的嬰孩的照片,發現它被轉貼了數以千次。當這位嬰孩長大了,發覺自己曾是大眾的笑柄,他會有何感受? 可能30年後,人們可以透過人臉識別技術,找出這位嬰孩就是某大公司的總裁。」

網絡相片也可能影響到親子關係,甚至引致雙方對簿公堂。英國一位關注社交媒體的律師亞伊爾‧科恩(Yair Cohen)說:「青少年十分著重個人形象,他們很留心自己的身形和相片上的形象,他們可能會問,『你為甚麼這樣做?』『你不是應該保護我的私隱嗎? 』」

今年5月,一位荷蘭祖母在未經孫兒媽媽的同意下,擅自將孫子、孫女照片上轉到臉書,孩子的母親多次要求袓母刪除相片未果,最後以「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未成年孩子的照片,嚴重侵害孩子隱私」為由告上法院。法官認為這位祖母違反歐盟的「通用資料保護規則」,下令將有孫子的照片全數刪除,否則祖母將面臨每天最高1,000歐元的罰款。

英國律師科恩表示,法國一些律師2017年已提出,長大後的子女可以以未有顧及他們的風險為理由控告父母。根據該國的私隱條例,違者可被判一年監禁和38,000歐元的罰款。科恩認為,這項條例為有關訴訟打開了大門。

英國諾桑比亞大學(Northumbria Law School)副敎授克萊爾‧貝贊特(Claire Bessant)正在從事一項有關「放閃父母」和孩童的私隱的研究。她說:「英國有有效的法律補救措施來保護兒童的私隱,但這些案件也可能造成父母和子女對簿公堂的局面。即使最後子女勝訴,父母被迫刪去照片,但雙方關係已受嚴重影響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