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℃ 83%

在4,000公尺高的秘魯安第斯山上,學童以手機參與「另類學習」。在疫情中,克亞丘(Quechua)原住民面對不同的威脅…

羅克珊娜(Roxana,16歲)、阿爾拔圖(Alberto,15歲)、胡安卡羅士(Juan Carlos,13歲)和阿爾法羅(Alvaro)四兄弟姊妹,與家人一同住在秘魯安第斯山上。每天清早,他們會跟隨母親雷納雷拉(Raymunda Charca)跑到山頂,打開手機,靜靜等候。

約八時許,手機傳來訊息,身在科納韋利(Conaviri)一間學校的阿卡達(Mery Quispe Achata)老師表示,已準備好進行網上授課。這兄弟姊妹四人住處由於地勢偏遠,他們要跑到山頂,以便能接收較清晰的訊息。

近月來,43歲雷納雷拉的丈夫胡安(uan Cabrera)每日仍舊外出牧牛,雷納雷拉就帶著四位子女到山上「上課」。

科納韋利屬於秘魯東南部的馬尼亞索區(Distrito de Manazo),位處海拔4,000公尺高的秘魯高原,這裏距離普諾(Puno)約一小時半的車程,附近有著名的「的的喀喀湖」 (Lake Titicaca)。
新冠狀肺炎自年初爆發以來,秘魯是僅次於巴西和墨西哥,疫情最嚴重的南美國家。根據美國約翰霍金斯大學近日的估計,該國人口3,300萬,至今感染個案超過375,000宗,17,843人病故。

秘魯當局在4月開始,實施了長達100日的全國性的隔離措施:居家令。當地教育部鑑於停課,推出了「在家學習」的網上平台,讓學生可以透過互聯網繼續上課。雖然全國25個行政大區中,18個大區的隔離措施已在7月1日撤消,但全國學校至年底為止仍然要繼續停課安排。

胡安和雷納雷拉一家,是居住在安第斯山區溫暖谷地的克亞丘人部落,據說克亞丘族比盛極一時的印加民族有更長遠的歷史,現時仍是該國最大的部族。

印加人於11世紀從安第斯高原崛起,15世紀開始,從位於現在秘魯的庫斯科(Cuzco)為中心,大舉向外擴張。全盛時期印加帝國的版圖,涵蓋整個南美洲西邊,包含秘魯、玻利維亞、厄瓜多爾、智利、哥倫比亞及阿根廷。

印加帝國統治一百多年,在其境內統一使用克丘亞語,但從未發明文字,僅以繩結「奇普」(Quipu)紀錄稅收和人口數量等重要事項。16世紀,西班牙人入侵後,改用西班牙語,導致克丘亞語漸漸消逝。

克丘亞語雖然沒有文字,但有著豐富多元的口語傳統,現在南美洲許多的方言都同屬克丘亞語系。以克丘亞語為母語的約有1400萬人,遍及七個國家,是拉丁美洲使用最廣泛的土著語言;而在秘魯說克丘亞語的貼約有370萬人。

但不幸的是,自上世紀以來,克丘亞語的人口一直在減少。其中一個原因,是使用這種語言的人們屬於社會低下階層的社群,導致父母停止將之傳給下一代,改學西班牙語。

克丘亞人由於長期在高原地區生活,路途偏遠,基礎設施缺乏,也是全國最貧困的人口。2010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估計,有總數 500萬以上的土著居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。2014年,世界銀行估計,有60%克丘亞語人口沒有衞生服務。

在這次疫情下,秘魯的貧窮人口是最受到影響的社群。留美的秘魯醫生埃爾默‧韋爾塔(Elmer Huerta)說:「盡管實行了隔離措施,但是秘魯的許多窮人在沒有收入的情况下别無選擇,只能冒險外出工作、領取食物,甚至前往銀行提款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