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℃ 82%

澳洲久旱后有豪雨,却惹来鼠患肆虐,成千上万只汹涌而至,让居民相当束手无策⋯⋯

澳洲渡过了炎热和干旱、在新冠状肺炎疫情恢复过来之际,近月新南威尔斯(New South Wales)西南部和昆士兰(Queensland)南部的居民又遇上了鼠患问题,居民可谓谈鼠色变。

在昆士兰南部图沃柏(Toowoomba)居住的丽莎(Lisa Gore)对朋友诉苦说,最近发觉扶手椅的椅垫传出臭味,她仔细察看后,发现内面藏了一窝幼鼠。

在新南威尔斯古拉甘彭(Gulargambone)一间超级市场任职的内夫尔(Naav Singh)表示,现时他要提早几小时上班,包括清理老鼠夹、清扫粪便和丢掉被老鼠咬过的货品。他说:「有时我们实在不想走进店内,老鼠发出臭味十分浓烈,有时它们在店内死去,却又找不到尸体。」他又说:「我们每日要丢掉5至6袋被老鼠损坏的货品。」

在距离悉尼西南约4小时车程的吉尔甘德拉镇(Gilgandra),从居民诺曼(Norman Moeris)拍摄到的片段可见,数千只小老鼠涌入一处农场,有如千军万马之势。鼠群在户外与草仓一带钻来钻去,毫不理会居民手中强烈的灯光与正在拍摄的居民。

诺曼表示,他的田地遭到蹂躏,而那些为下一次干旱预储的干草更是受到重创。老鼠大军甚至还在咬穿贮存干草的袋子,「就像地面上的蝗虫,它们就是这么坏。」另一位农民马基(Ron Mckay)则说,「晚上,整个地面像在移动,成千上万的鼠群在乱窜。」

澳洲经历多年干旱后,东部各地近日降下罕见的夏季豪雨,带来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洪灾,有数百栋住宅遭殃,数千名居民不得不撤离。洪灾同时也带来老鼠肆虐。

当地居民表示,他们从去年10月开始,已经发觉老鼠数量随农作物丰收而增加,数个月来有增无减,居民形容有如圣经上形容的十灾。

澳洲官方科学研究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(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,简称CSIRO)嚙齿类动物专家史蒂夫‧亨利(Steve Henry)认为,这次鼠患的原因,相信是因为降雨量增加,令农作物出奇地丰收,为鼠群带来充足的粮食。他说:「由于粮食充足,鼠群较正常更早进入交配繁殖季节。它们可以不间断由春天一直繁殖到秋天。」

老鼠繁殖力非常强大,据估计,雌性老鼠满6个月就有生育能力。一对成长老鼠交配后,约20日后就可以繁殖下一代,每次可以生下幼鼠4至8只;因此一对老鼠每年平均可繁殖出多达500只幼鼠。

嚙齿类动物专家亨利说:「试想像一下,每当你打开橱柜或进入食品储藏室时,都可以看到老鼠。它们吃去你的食物,弄脏你的干净被单和毛巾,在晚间爬过你的床。」

居民都想方设法法捕捉老鼠,例如在居所周围设置捕鼠器和放置药饵,超级市场都把食物收进密封的容器内。

当地的农民组织呼吁省政府采取行动,除提供灭鼠补助外,还请求中央有关单位紧急批准农民使用致命杀鼠药,然而这样又会对环境造成破坏。现时居民希望大雨能持续,将地洞裏的老鼠淹死。

农民清理捕鼠器
农民清理捕鼠器

新南威尔斯10多个市镇的市长都希望省政府宣布进入灾难状态,但省政府并无意这样做。库纳布尔(Coonamble)的市长艾尔‧卡拉诺(Al Karanouh)形容,老鼠的数量有成千上万,入侵居民的房子与产业,真的很难彻底除掉它们。他说:「我觉得现时的情况较1984年时更严重,我不明白省政府为何不宣布这是灾难。」

澳洲每隔数年都会爆发一次鼠灾,近几十年较严重的发生在1984年和1993年,当时老鼠对农作物、房屋甚至家畜造成了近1亿美元的损失。

澳洲东部去年底开始受到拉尼娜(La Nina)现象的影响,降雨和热带气旋大增,由去年底至今年3月,澳洲东部各地的平均雨量,较平常高20%。